依米

不过幻想与现实的囤积处罢了。

 

今天跟导师聊天,她非问我得了啥病,我不好说谎就跟她讲癌症啊,然后她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…
她说看放化疗的人都特瘦弱看我不像,我说我每天都活蹦乱跳你给我的书我全给读了,然后头就大了。天天作妖催着发文章的导师,如今开始劝我头大就不要再读了享受人生最重要😂这是多大偏见啊。
她问我你平时玩啥啊?我说我爱刷博客,特爱刷,没人理我我也刷,成天吐槽,把粉丝都吓跑了我还刷。她说要当我真爱粉,不离不弃,害怕。
坐在公交车上又开始唠叨,结果想起…忘了借书了…
有个想法,为了督促自己读书想以后在博客里更新这一天的读书笔记,不会是一般意义上很有意思的书,这样是不是以后更没人理我了,不是为了作秀什么的因为不发出来读书笔记...

  17 3

垃圾图书馆!!!要啥没啥!!!还全亚洲第一高校图书馆???打脸啪啪啪!!!还不如人家同济大学!!!大半夜登着vpn跑人家图书馆找书我都觉得不好意思!!!气!!!

 

我的猫打呼噜太大声了怎么办?

  7 2

想了想觉得有道理。以后我把吐槽更新在同一篇日志里好了,这样主页上不会老刷招人讨厌。想一起刷日常的话还是微博见吧,也省得撸否这边东西太杂。

 

【喻黄】该扎不扎,房倒屋塌

这么恶搞的题目其实我是拒绝的。然而我想不出更合适的。最近实在太忙,等公车的时候敲的,随便看一下吧,没什么深度写着好玩而已。
改编自真实事件,所以我选择养猫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所以你们的初遇是什么样子的?”
婚礼的游戏环节总是充满了勾心斗角和心惊胆战。
凭借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,寄托了大家无限寄托的卢瀚文打响了人民喜闻乐见的八卦第一炮。
知情人之一张某一声邪笑:“上来就是船戏,活色生香啊!小卢会问。”
知情人之二叶某摸着脸:“摇一摇都跳过了,直接小花园野战强上。年轻人,会玩。”
知情人之三方某拍拍大腿:“啧啧,一发入孕,先上车后补票,社会社会。”
台上的喻文州拦下了黄少天的连珠炮,在自己的婚礼化身飙车...

  49 8

【絮语】十月的日记

10.11
老板正式开始作妖,永别了。
一定要好好学习,不然以后绝对后悔。
昨天一起吃饭,小伙伴是八年本博连读,因为分手心情不好大二绩点极低被五年本科出口,现在保研形式严峻,一手拼命拉绩点一手修双一手准备考研。妈呀,要不是觉得考研太难我会想出国?
世事难料,当年我预防医学学的一般,我想我以后就一修牙的不是专业课也不重要,现在被做公共卫生的导师B嫌弃。当年混中文系语言学考试创新低,我想以后学典籍也打死不学语言学,现在导师A是做话语分析的。
生活就是这样,永远不知道在哪个转角就给你一巴掌。可是还哑巴吃黄连,毕竟人家生活真不是无缘无故欺骗你。
上什么学,带孩子去算了。
唉,我就说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0...

  9 4

【喻黄】乌鸦不像写字台 (不存在的续章 下)

本来不想写的,给好奇离婚剧情的小伙伴看吧。
没有写的很仔细,所以看个大概?一直锁着来着,就直接打开不重发了,看不看得到…随缘吧…
有小朋友预警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Larus的周岁生日,喻文州约黄少天出来一起过。

黄少天没来得及犹豫,手上已经飞速地答应了。

地点定在离家不远的一家私房菜餐厅。

等黄少天推着婴儿车到的时候,桌子上的小蛋糕上已经插好一根小蜡烛。

他们没有说你瘦了之类的话,默契地把注意力投射在孩子身上。

Larus有点认生,黄少天心里不能说不失落。但他还是微笑着把Larus放在腿上哄着,“这个也是爸爸。”

小朋友迷茫地看着他,黄少天继续说:“我是爸爸,他也是爸爸,Larus快...

  3 2

【喻黄】乌鸦不像写字台 (不存在的续章 上)

尴尬了,其实我只想当个好人,尽量有求必应,结果发现写死了吧,读者哭,写活了吧,求离婚。喏,离婚来了。

堪比正文长度的番外送给不肯承认正文已经结局了的人。其实正文已经结局了真的。半天写完的所以不会太细致,看个大概吧。

小朋友预警。abo可能。叶修出没兼任一下保姆的预警。为了衔接开头有一段重复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黄少天醒来的时候,医院的白墙很清晰地出现在视野里。

竟然活着。

他对这个事实有些失落又有些懊恼,这样连强行把孩子塞给喻文州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他偏一偏头,检测设备后面还有一张小床,目前是空的。另一边趴着一个人,看起来睡得很沉。

大...

  32 17

【喻黄】飞鸟

听钢琴版病名为爱随手敲出来的,可以去听一下钢琴。很适合喻文州这种冷静的同学。

没有出现任何人的名字,但其实是有暗示分开后的两个人来着,所以打了tag方便归档一点。很短就不放在目录里了。看题目知paro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或许是因为姓氏的原因,在给他的留言条上总是画着一条鱼。
他对这些从未在意,直到有一天他的手背被他们合照的直角划破。
血流了24个小时,然后从伤口钻出一只飞鸟。
他知道这只黑色的飞鸟将飞往何处去,他不能准许。
所以他拿起剪刀,割开了飞鸟的喉咙。
飞鸟的血液溅了他一身一地,尖利的爪牙又划破了他的前臂。
他知道这道新的伤口依旧不会愈合,...

  39 7

【喻黄】乌鸦不像写字台

修改好的整合版,附了彩蛋解释和一些想法。

含abo和小朋友预警。

总体感受:再也不想写abo,腻歪死了,赶紧淹没在十一粮仓放粮里吧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喻文州笑着和黄少天擦肩而过时,坐在对面的alpha显得有些不安。

“要不要去解释一下啊?”

黄少天喝了一口茶,埋头接着巴拉他的云吞面,对云吞里只有半个虾仁颇为不满。

“水发的虾仁,还只有半个,这生意还要不要做了?不做了就直说嘛干嘛坑客人呢。”

“欸黄少……”

黄少天不以为意地耸耸肩,远远瞥了一眼喻文州的方向,对方正绅士地为同来的女士拉椅子...

  77 42

© 依米 | Powered by LOFTER